小琰现在有点方

叫我小琰就好( •̀∀•́ ),吃FRF,SD,JR各种角色cp尤其吃EB探鹰,还吃Batfamily,尤爱大少。目前沉迷于胖球圈无法自拔……

终端番外&清明贺文【内含探鹰】

清明节到了呢,是时候做一些回(bao)(fu)社会的事了。大半夜的写完睡不着了,所以虽然清明节还没到但还是决定提前放上来了,反正也开始放假了不是么(´⊙ω⊙`)


以及,清明节是一个扫墓的日子。


Ethan被生物钟叫醒时,阳光刚从窗帘透进来,关掉闹钟后,Ethan很自然的把手臂搭到了另一边。

    Brandt顺着脖子上的手臂把下巴一收,半张脸就埋进了对方温暖的肩窝里。“打算现在起床了么?”“你先去煮咖啡。”

    Ethan顿了顿,起身,走出卧室进到厨房,把咖啡豆放进咖啡机,然后从冰箱里找出头天晚上准备好的食材开始做早餐。

    等到Brandt从盥洗室出来时,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三明治和冒着热气的咖啡,Wily正慢条斯理地享用着自己的那一份早餐.一个难得的美好的早晨。

吃完自己的那一份三明治,Ethan把碗筷放到水池里,整理好桌面后,回到卧室拿下挂在衣架上的西装,开始换衣服。

“在这样的早晨还要开会,也就只有Hunley这样的家伙能干出来了。”

“如果你在下一次的任务中能不要有这么多我行我素的行动的话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他关于你的针对会议了,还有,IMF的例会并不会因为一个美好的早晨而取消,Agent Hunt.”首席参谋一边系着领带,一边回应首席特工的抱怨。

系上领带真的让人很不舒服,Ethan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着装时这么想到,所以很多时候,即便他穿着西装,也不会打上领带,不像Brandt……

Ethan转过头去看着已经一丝不苟地穿上了三件套的Brandt

“或许我应该向Hunley多要一些假期。”Ethan看似随意地把一只手臂压在了Brandt一侧的墙上,慢慢地逼近了Brandt

“我刚刚才穿上这套衣服,Ethan,我可不想马上就把它弄乱。”

“我知道。”Ethan一面说着,一面毫不客气地压上那张还在试图抗议的嘴。

出门时,邻居Mrs.White也正好关上自己身后门,一直跟在Ethan脚边转悠的Wily马上就轻车熟路地跳上了老熟人的手臂。

“噢,早上好,小甜心。还有你也是,Ethan.”

“早上好,Mrs.White.”

“早上好,Mrs.White.Brandt笑着和自己的好好邻居太太打着招呼。

“早上好,噢,Will你气色看上去真不错。”

Brandt现在突然很想揍Ethan一顿,不用照镜子他都能知道自己的嘴唇现在一定很红。Brandt狠狠地地瞪了Ethan一眼,但后者只是露出了他那一贯的迷人的微笑——“看上去你正要出门,Mrs.White,想要搭个顺风车么?”

“你总是这么绅士。”Mrs.White笑着让Ethan把自己扶进了车里。一路上,Ethan一边开着车一边从车窗里向自己的邻居们问好,看上去他的邻居们也在享受着这个美好的早晨。在街角的那家甜甜圈店门口,Ethan停下了车,“希望您不介意等我几分钟进去买一盒甜甜圈。”“哦,当然不会,去吧Ethan,我和Wily在这里等你。”

早上好Ethan,还是像往常一样,两盒草莓味的甜甜圈,是吧。”Ethan走进店里后,还没等他说什么,热情的店老板就开口了。

“是的,谢谢。你可真贴心,John.不过今天只要一盒半就好,Wily在减肥,她不能再吃这么多了”

“不用和我客气,你总算肯开始让Wily节食了么,我真的觉得你把她喂得太好了,她体重超标是迟早的事。话说回来,你家那位就不考虑换个口味么?总是草莓味,不觉得腻么?”

“嗯。。。Will比较专一,你懂的,不然我也不会选择他。”

“嘿!你非在这个时候也要炫耀你们的罗曼史么!”

Well,这可是你先起的头。”

Ethan带着一股草莓甜酱的味道进到车里时,窝在Mrs.White怀里的Wily立马竖起了脑袋。“哦。亲爱的,这可不行,这是给Will准备的,你可不能把你主人的最爱给吃了。”很快发现了怀里小家伙的意图,Mrs.White立马进行了阻止。Ethan则揉了揉Wily的头,“放心,会有你的份的,不过不是现在。”

“你又给Wily买甜甜圈了。”Brandt皱着眉头不满地看向Ethan,“Wily的体重已经要超标了,上周我去Mary医生那里时她已经警告过我了,不能再给Wily吃甜食了。”

“放松,Will,我知道,所以这次我买的比上次少了很多了。要给Wily减肥得慢慢来,不能一下子就让她脱离美食,不然她就该闹脾气了,我想你一定不想看到Wily闹脾气吧。”

Oh,boys,我不得不说,你们刚刚真像在讨论女儿成长问题的父母,真的不算向我这个有经验的老太太请教一下么?”后座传来了Mrs.White轻快的声音。

Brandt瞬间噤了声,Ethan却是笑着回应:“我很高兴能够听取您的建议。”

等到两人把Mrs.White送到目的地再来到IMF的会议室时,JaneBenji已经在那里了。

“早上好,Jane,Benji.”Ethan向两人打着招呼,两人也回应了对方,同时也向Mes.White打了招呼。然后四个人一起走进了墓园。然后,他们在一个墓碑前停了下来,墓碑很简单

WilliamMarven

一个独一无二的人

——这是Brandt的,当然除了IMF,没有谁能知道他的这个姓氏。但是那也不重要了,当一个人最终归于那三尺黄土之下后,他真实的姓名是什么又会有多少人在乎。

Jane和Benji留下“还是很怀念和你过招的日子”和“新来的家伙和你一比简直差远了连批个预算都要磨磨唧唧半天不像你批个飞机连眼都不带眨的”之类的话离开后,剩下的两个人站在墓碑前,一阵无言。

最终还是Mrs.White打破了沉默:“我想你现在想要一个人在这里,是么?Jane可以送我回去。”

“嗯,我想是的,谢谢您,Mrs.White.”

“不用谢我,孩子。上帝保佑你”慈祥的老人亲了亲Ethan的面颊,然后也离开了墓园。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天空阴沉沉的,透出一股压抑,这种时候来墓园,既应景却又让人更不好受。

“Will.”Ethan站在墓碑前,身上是那套他极少穿上的正装,甚至还打上了领带。半晌,Ethan扯掉了领带,然后靠着那块墓碑坐了下来,打开了那盒甜甜圈。

“我想你现在也没办法吃了这和甜甜圈,但是我想你也不想就这么浪费了John的杰作,所以我就帮你搞定这些好了。”

“说实话,我真的挺不习惯没有你在的”

“尤其是在应付那些战后会议时,你知道那个新来的家伙比你差了多少么,我还是头一次这么同意Benji的话”

“说真的,我觉得每天早上咖啡没有你帮我消耗掉我煮过剩的咖啡真的挺浪费的”

“其实我也早就想说了,每次都吃草莓味的甜甜圈你真的不腻么?天啊我现在都觉得我要被甜死了”

“Will,我觉得Wily一定很想你,上次我还看见她把你那条经常戴的领带拖进她的窝里,额,希望你别太介意,毕竟她喜欢你,你该感到高兴才是”

“我有点后悔买这么大的床了,因为它真的很占地方”

“Will……我也很想你……”

绿眼睛的男人靠在墓碑上,手边放着吃剩下的甜甜圈。如果你爱上一个人太久,对于他的离开,或许你用一辈子都无法去适应。

在一天的工作过后,终于脱离了文件与报告的Brandt走出IMF大楼是已是华灯初上。毫不意外的,首席参谋在自己车旁看见了等候已久的特工先生。

“我觉得你得稍稍改变一下自己的着装了,毕竟穿成这样去酒吧有些……你懂的。”发动车子的间隙,Ethan转过头来说到。

“什么?酒吧?

“认真的么,Brandt,今天可是Bob酒吧的开业三周年纪念日,我以为你还记得的,Bob可是指名要我们参加的。”

Oh,God!Brandt发出了一声哀嚎,“在处理了这么多的文件和报告后以及还有很多书面工作等着我去处理的情况下我没法再去记住其他的事情了。”

“哇哦!当初是谁背下了IMF的一整个罪犯资料库的?”

“那不一样!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非得去不可吗?”

Oh,come on,Brandt,Bob是我们的朋友,你不想让朋友失望是吧?而且你也需要放松放松,上面那些家伙不会因为你去了一趟酒吧就把你给炒了的。”

“你知道么,Ethan,有时候我真的想让你来体验一下一整天对着那些文案工作的感觉。”

“喔,我很乐意帮你分担一些工作,但你知道我做不来那个,你也知道让我来做的话只会弄得更糟最后还得让你来搞定。”

Yeah,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的信任了。”Brandt一边说着,一边把西装外套脱下,然后再把领带扯下来。Ethan看着还穿着贴身马甲,衬衣领口扣子松开两颗的Brandt,最终还是选择了好好开车,没关系,他可以等到晚上回家后,对于把Will从文件中抢出来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晚上好,Ethan.”

“晚上好,Bob.一杯Whisky,谢谢。”

“好的,稍等一下。”

Ethan坐在吧台旁边,注意力被酒吧里小舞台上的歌手吸引了。歌手应该是刚刚被Bob招进来的,Ethan之前并没有见过,现在正在唱着一首老歌,典型的Bob的风格。

“Linda是我上个月刚刚找到的,她有一副好嗓子。”Bob把酒递过来,一边对Ethan说道。

“的确不错,你的眼光向来错不了。”Ethan挑了挑眉。Bob则是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其实,还是比不上Will,你应该还记得吧,那时他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Come on,Will,你得来一曲,我知道你可以的。”

“你们今天是串通好了一起来整我的么?”

“不,Will,我觉得你真应该去唱上一首,为什么不让大家见识见识你的好嗓子呢?”

最终,Brandt还是拗不过众人,坐在了那架钢琴前。在弹奏出一段前奏后,他缓缓开口——

Picture perfect memories,

Scattered all around the floor,

Reaching for the phone cause, I can't fight it any more.

And I wonder if I ever cross your mind.

For me it happens all the time.

It's a quarter after one, I'm all alone and I need you now.

Said I wouldn't call but I lost all control and I need you now.

And I don't know how I can do without, I just need you now.

Oh...

Brandt开口唱出第一句后,酒吧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Ethan从未听过Brandt唱歌,所以眼前的情景让他一时说不出话来。酒吧里暖黄色的灯光打在Brandt的身上,勾勒出一圈柔和的轮廓。Brandt低垂着眼睑,伴随着琴声唱出那些歌词,他的声线富有磁性而又带着些慵懒,Ethan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从Brandt身上挪开自己的视线了,他的首席参谋总能给他制造不一样的惊喜。

  Brandt唱完后,周围沉默了几秒,随后人群中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其中有不少呼声是“再来一首”。Ethan突然有些后悔让Brandt上台了,他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Brandt有这么一副好歌喉。

后来Bob曾想让Brandt来他的酒吧当驻唱,当然,Brandt拒绝了,这是在Ethan意料之内的,不过就算Brandt真的答应了,他也不会允许的。

“For Will”Bob向Ethan举起了杯子。

“For Will”金黄色的液体流进喉咙,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舞台上的歌手还在演唱着那首老歌,几句歌词飘进了Ethan的耳里——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Ethan从浴室出来时,进到卧室就看到Brandt捧着个电脑在奋战,床头灯只打开了他那一边的。当初Ethan是先买下了这幢房子并装修好后才带着Brandt过来看的,典型的Ethan式的先斩后奏做事风格。后来是Brandt又安上了这两盏床头灯——考虑到自己会经常工作到很晚,这样只开着一盏床头灯就不用担心要开着大灯会影响到Ethan的睡眠了。不过今晚Ethan显然并不想先自己睡下。

Brandt,你今天已经工作了一整天了,你需要休息。”

“是啊,一整天,如果你没有把我拉到Bob的酒吧的话。”

“我说过了,上面那些老家伙不会因为你去了一趟酒吧就赶你走的,虽然他们是一群老糊涂,但也不至于看不到你的价值。”Ethan的手臂绕过Brandt的后背,把他的上半身都圈了起来,下巴搁在Brandt的肩膀上,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到,“而且,Will,如果你还不肯放下你的电脑的话,我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

Ethan在工作时其实很少会叫Brandt的名字,更多的时候他会在比较私人的时候才叫对方“Will”,比如,在床上的时候。

“好吧,你赢了。”Brandt无奈地合上电脑,“不过明天你得陪着我一起应付Hunley.

“好的,我答应你。”

……

“额……Ethan?

“什么?”

“我已经答应你马上睡觉了。”

“嗯,然后呢?”

“然后停止你的所谓的‘强制措施’,让我把灯关了,之后,睡觉。”

“我想我改变主意了,因为你刚刚叫那家伙‘Hunley’让我很不爽。”

What……嗯……”

不管怎样,作为一个控制狂,只要Agent Hunt想要做什么,他总能找到理由去做。

Ethan的手在空中停了几秒,最终还是没有关上那盏床头灯,然后翻过身去,盖上被子睡下了。

其实做了特工这么多年,即便是在睡眠情况下,Ethan也能对周围情况的变化做出迅速的反应,所以那盏床头灯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但是Ethan却养成了一个模式,每天睡下后,快速适应了来自背后的光源,然后在某个时刻那盏灯被关掉,身后传来一阵微小的浮动,等平静下来后,他会转过身来,环住那个人,带着一股安心感再睡过去。

不过现在他不用再这样做了,但他还是觉得或许留着那盏灯他会睡得好一些,毕竟有些习惯养成了一时半会儿是很难改过来的。

 

探鹰彩蛋

Clint Barton很不喜欢穿正装,因为他觉得那太束缚了,穿上那一身总是让他觉得很不自在。幸好他的工作性质让他很少有机会穿上那玩意儿,毕竟你总不可能让一个弓手还要穿着一身正装射箭吧。不过,总会有特殊情况的,不管怎么说,参加Phil Coulson的葬礼还是得正式一些的。眼下,鹰眼正在对付一条领带。

“这条该死的领带,Phil那家伙平时到底是怎么能这么快就搞定这玩意儿的”Clint对着镜子仰着头,脸上的不耐烦已是显而易见了。

“Clint,你好了么。”门外响起了Natasha的声音。

“马上就好,等我搞定了这玩意儿后,Damn it!”

“看起来你需要一些帮助。”红发的女特工推开了房门,意有所指地看向Clint手中惨遭蹂躏的领带,好吧那团布料的原来的名字应该是这个。

Natasha重新找了一条领带出来,然后站在弓箭手的面前帮他把领带系上。

“看起来和Phil待在一起的这么多年里你还是没能搞定这项技术活。”

“Nat,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东西的。这和Phil没有关系。”Clint有些无奈的说道。

“Ok,so,你准备好了么?”

“当然,我早就准备好了,只是领带耽搁了我。”

Natasha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不语地看着Clint,被注视着的人则是十分坦然地回望过去。

大部分人都无法承受得住黑寡妇的注视,但显然,Clint Barton不在那“大部分人”里。

最后,Natasha收回了目光,“看起来你的确准备好了,那就快点下去吧,就等你了。”

黑寡妇只对很少一部分人没有办法,而显然,Clint Barton属于那“很少一部分人”。

 

Phil Coulson的葬礼很简单,到场的人除了复仇者,还有Fury,Hill以及Sitwell,虽然以他的成就来看,他值得一场更为体面的葬礼,不过就他本人来说这样的葬礼反而是他想要的,更不用说是美国队长为他至的辞了。在拯救整个曼哈顿后,还能让自己的人生偶像为自己的葬礼致辞,Agent Coulson的一生已经算得上是十分圆满了。Clint站在Phil的墓碑前,不由得这样想到,并且由衷地为他感到欣慰。

“鹰小子呢?”葬礼结束后,众人准备离开时,Tony Stark发现有一个人不见了。

“我想他现在需要一些个人时间。”作为Clint的好友,Natasha十分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你们可以先离开,我会在这等着。”

“Clint他,还好么?”作为领袖人物,Steve对自己团队里的每一位成员的状态都十分放在心上。

“放心,他很好,就算不好,我也会看着他的。”

“那就好好看着他,Agent Romanoff,我们仍然需要他。”神盾局的头儿说到。

“我知道,这也是我一直以来都做着的。”

 

Clint站在墓碑前,他曾经以为自己会无法面对现在这一幕,不过现在看来,这并没有想象中的这么困难。只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理论上来说,他独自一个人留下是应该说些什么的,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不知该从何开口。

“呃,嗯……”他嗫嚅了半天,也只是发出了几个音节。

“是你把我带进了神盾局,虽然不得不说,你当初的方式可不怎么友好,你还在我小腿上开了个洞”

“不过不管怎么说,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好也最特别的人,当然神盾局也有人猜测你不是人而是外星人或者复制人什么的,我相信你一定也听过这些了”

“但是我知道你比任何一个我遇到过的人都要富有人性,鉴于你从来没有在我半死不活的情况下扔下过我,还在我惹出一堆麻烦后帮我擦屁股”

Clint转过身去,看到Natasha站在墓园外面,不过并没有望向他的这边。他蹲了下来,一只手搭到了墓碑上。

“……我知道我是个混蛋,经常惹事,还不听指挥,除了箭射得准一点以外一无是处,神盾里愿意接手我这个麻烦的也就只有你了,所以说,要是哪天你真的甩开我我也不会感到吃惊或者难过……好吧,可能还是会有一点难过。但是你有资格这么做,毕竟,这是我欠你的。”他顿了顿,继续开口,

“但是,能不能……能不能,不是以这种方式,你可以把拒绝再接手我的文件摔倒我的脸上,或者指着我骂我是个‘混蛋’让我滚蛋,无论怎样都好,就是,别用这样的方法,就算是为了惩罚我,这也有点过了。”

Clint低下了头,一时间,他说不出话来,搭在墓碑上的手指节泛白。他深深吸了一口。他没哭,只是觉得胸口堵得慌,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了。

最后,Clint站了起来,双手插进西裤口袋里,“为了让我穿成这样一次你真的不用这样的。你真的,不用这样对我的。真的, 能不能,别这样对我……”

而后,是一阵长久的静默。等到Clint再次开口时,他的声音已经没有这么颤抖了。

“抱歉,Coulson,我得走了,Nat还在等我”

“Nat一直都很担心我,我不想再让她为我担心了,毕竟她自己也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

“所以我要离开了,就像人们说的那样,我需要向前看,哪怕无论过去我有多爱你”

“不过我会一直记得你的,你是一个好人,Phil,你值得所有人的铭记。”

最后的最后,Clint站在Phil的墓前,就像无数次他站在Phil的办公桌前听取任务时那样

“Goodbye,sir.”

 

“Is everything alright?”

“Yeah,everything is alright.”

女特工看向自己的搭档,她的搭档也给予回望。最终,她走向了车子。

“好吧,看起来你是没什么事了,我希望真是如此。”

“Nat,不用担心我,我不是小孩子。”

“哦,抱歉在我看来你就是的。”

“嘿,听到你这么说可真伤我的心。”

 

没有人能看得透黑寡妇,同样的道理放在鹰眼身上也成立。



愚人节小剧场
















其实并没有这种东西,因为撸主写完这篇文时已经过了愚人节了╮(╯▽╰)╭

我才不会告诉你是因为撸主懒了才没有写的呢【并不

以及,撸主不收快递也没有水表可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