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琰现在有点方

叫我小琰就好( •̀∀•́ ),吃FRF,SD,JR各种角色cp尤其吃EB探鹰,还吃Batfamily,尤爱大少。目前沉迷于胖球圈无法自拔……

终端 6

憋了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总算是憋出来了,凑合着看吧【沧桑脸】

6

Alan Hunley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以及及其复杂的心情站在手术室外,相信他,有一个浑身散发出极低气压的顶级特工站在你的身边你也会有这种感觉的。作为一个被自己下属这压制的上级,Hunley表示心有点塞,但是现在他也没有这么多精力去想这些了。五个小时前,他收到消息——Ethan小队成功找到了Terminal的总基地并且成功将其捣毁。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但是Hunley在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愣了好几秒。这不能怪他,毕竟一个让他头疼了这么久的组织突然有人来告诉他已经被解决了,这个反应已经算是淡定的了。然而半个小时后——

“最顶尖的脑科以及神经学专家?他要干嘛?”

“额……Agent Hunt说这和一个人有关,他要救一个人。”

“什么人?”

“事实上,我们觉得这条消息还有待考证……”

“直接告诉我就好!”

如果Ethan Hunt还能够给他带来比捣毁了Terminal总基地更劲爆的消息他就在年终总结会上表演脱口秀节目。

“是William Brandt,Sir”

好吧他收回刚才的话。

那个在几年前就被认定死亡的首席参谋居然还活着,Hunley不得不承认他挺高兴的。但是一想到Ethan提出的要求,他又不禁皱起了眉头——Brandt的情况肯定不会好,但是到底糟糕到什么程度,他也不知道,只能以尽快的速度找到相关的专家,而直到他见到Ethan他们时,他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Ethan小队从直升机上下来的时候,Ethan是最后一个下来的,跟着Brandt的担架。

“治好他,否则我就不干了。你知道我做的出来。”说出这句话时,Ethan的脸让Hunley想到了北部的冬天——阴沉,而且森冷。

 

Brandt的情况很不好说,虽然是在手术室里,但其实他并不需要做什么手术,然而这并不代表着这是一个好消息,相反,情况比想象中的更严重。

“不确定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是什么意思?”

“Mr.Brandt的情况很复杂,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他的头部曾经受到过很大的创伤,导致他的意识进入一个沉睡状态,但与此同时,他的大脑仍然能够进行活动,身体各部分的机能也在正常运转。但是由于他意识的沉睡让他一直无法醒过来。”

“你们没有办法让他醒过来么?”

“他的沉睡并不是外伤引起的,而是来自于自身,这是他对外界伤害的应激反应——是他让自己‘沉睡’的——处于自我保护,所以,能让他醒来的只有他自己。”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等待,是么? ”

“理论上来说,是的。”专家顿了顿,似乎是感受到了Ethan不同寻常的低气压,又说道,“不过,Mr.Brandt醒过来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毕竟他的身体情况还是很乐观的,而且,试着和他他所熟悉的事物,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或许能对他起到一定的刺激,有助于他的清醒。”

冷静点,Ethan,这已经算是一个很好的情况了,Will还是可以醒过来的。Ethan闭上眼睛。你要冷静下来,Will不会喜欢看到你这样的。等到他睁开眼睛时,Ethan身上先前的那些仿佛要实质化的低气压在慢慢散去。

“那现在,我可以见他了么。”

 

Jane和Benji是最后离开病房的,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因为他们很清楚把空间留给他们是现在最正确的做法。

Ethan坐在Brandt的病床旁边,握着Brandt的手。其实他根本没有注意Jane和Benji是否离开了,他也根本不在乎,反正现在他的眼中只有Brandt.Ethan看着Brandt的脸,上帝,他有多久没看过这张脸了?三年?还是四年?他已经接受了自己再也不能见到这张脸的现实,但是现在他又再一次看见了,而且是触手可及的。Ethan把额头贴上那只他握着的Brandt的手,身体抑制不住的轻微颤抖着。

作为一名顶尖特工,Ethan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尤其是表现出他弱势的情绪,所以没有人知道,当他在那个房间看到Brandt时,是怎样的一种感觉。那个瞬间,Ethan感觉像是被人扔进了冰水里一般,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攥住往下拖去,胸腔里就像是堵着什么东西一样,让他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了。当Dennis的手下把他绑到手术台上时,Ethan突然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兔子腿任务的那个时候,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对面坐着同样被绑着的Julia,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杀他什么也做不了——巨大的无力感裹挟着冰冷的绝望包围着他——他又再一次经历了这种感觉。他痛恨这种感觉,他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还能撑得住。

“Will,please……I need you back.I can’t……”

我找到你了,但是我不能承受得住又再一次失去你。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Brandt有感觉的?是在哈利法塔上奋不顾身的那一拽,还是在伦敦街道电话亭里那两声”Ethan”里毫不掩饰的担忧,还是他身陷险境时通讯里那几乎要冲破耳机的大吼,已经有些模糊了,等他反应过来时,Ethan Hunt已经陷入William Brandt这个名字里了,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想要逃离已经太晚。他已经习惯于Brandt做他的back up,习惯于那份他在执行任务当中Brandt带给他的安心感。

没有人能理解这份安心感对于Ethan的意义。他作为一个在黑暗中行走的人已经太久了,每一次任务都是与死神的一场贴面舞,他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而在经过这么多次的背叛与失去后,他越来越倾向于当一个独行侠。他仍然会组队进行任务,但是他会在关键时候一个人留下,这也是IMF内部把他视为疯子的原因。但他不在乎,在经历过这么多后,他知道他的死亡不会给多少人带来影响,这个世上在乎他的人也不会有几个,他也不想与过多的人有什么联系,他的工作性质注定了这一切,这也是每一个称职的特工应有的觉悟。但偏偏Brandt出现了。

Ethan一直不明白,作为一个曾经的不逊色与自己的外勤特工,Brandt到底是如何适应文职的,而且还做得相当好。Brandt有着一切文职人员该有的特征——多虑,悲观,计较细节,话多……如果不是那个过于暴露的隐形眼镜,他或许真的不会知道一个首席参谋居然还有这样干净利落的身手。这让他不由得开始关注这个喜欢隐藏起自己的小参谋了。而后的一次次任务中,他越来越有一种“捡到宝了”的感觉,他甚至开始觉得,只要这趟任务有Brandt在,他就不需要太担心,因为Brandt是最好的back up,只要在通讯里听到Brandt的声音,他就会有一种莫名的心安。所以一切都发生得很自然,等到Ethan发现自己对Brandt的感觉时,他也没有吃惊太久,并且很快就接受了。但是他没有对Brandt坦白的打算,至少在知道Brandt对自己的态度之前他没有这个打算。他早就过了那种感情冲动的年轻小伙子的年纪,他也不想毁了他现在与Brandt维持的这种关系,如果Brandt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感情,那他就一直藏下去好了,他不想失去那份安心感,那对他来说太难得了。

如果不是那次任务,他们或许还会继续维持着同事的关系,直到哪天某一方先离开或者一起玩完。

 

“说起来,不知道你还记得罗马那次吗?真是令人难忘的任务,虽然我们差点就回不来了,但是我还是很喜欢罗马。”


这次更新短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但是考虑到下星期估计是更不了文了所以还是放上来了【捂脸】

撸主发现自己是一到关键的地方就卡啊【生无可恋jpg.】

以及下星期撸主学校要开校运会,撸主很作死的报了800和3000……所以保佑撸主能活过下星期继续爬回来填坑吧【躺倒】

评论(8)

热度(30)